裳生

10月24日

宗教的意义多少也就在于将人带到一个形上的世界,当你的眼光超越了现世,超越了眼前的林林总总,相信彼岸的家园将要收留你的命运,那么一种旷远的情思将从宇宙的浩瀚将你包裹,而这些情感体验毫无疑问是深刻的。

也许人类的终极命运就是虚无和苍凉,从古至今,从唐诗到现代主义,无论是盛世的安稳还是战争年代的动荡,都不能使人们产生对永恒美好的东西的信任,而悲剧的力量自古以来,不论中外都是无比巨大的。

我们必须明白,并且正视一点,那就是规律与秩序并不能拯救我们,而文艺复兴或者五四运动所讲的东西,最终也只能是聊以慰藉。

我相信科学,可我也相信科学只适用于某种特定的自然界领域,更多的,更广阔的东西远远不能被人把握。

评论